<menu id="d2g3l"><b id="d2g3l"></b></menu><mark id="d2g3l"></mark>
    1. <mark id="d2g3l"></mark>

      <mark id="d2g3l"></mark>
        1. 1 2 3

          我院本科學生在福建醫科大學“抗疫有我,踐行醫學生誓言”主題征文大賽獲得優異成績

          來源:    作者:    發布時間:2020-05-19 16:25:25    瀏覽量:

          我院本科學生在福建醫科大學“抗疫有我,踐行醫學生誓言”主題征文大賽獲得優異成績,其中一等獎一名,二等獎兩名,讓我們一起欣賞他們的作品,跟他們一起弘揚醫務工作者“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于奉獻、大愛無疆”的職業精神,謹記醫學生誓言,學習新思想,爭做新青年。

           

          一等獎 《枯木》 2018級 余凱琳

          我總愛看枯木,因為我覺得他們有生的力量。

          我年過八旬,已是將朽之輩了。

          我記憶里那人的眼睛渾濁沉靜,因為見過這世上太多的生離死別和病痛苦楚。

          我記憶里那人的眼睛清澈透亮,因為有著對生命和職業最崇高的敬畏和奉獻。

          2020年3月,肺炎似乎要把我的五臟六腑震碎,燒得我疼痛無比,我的喉嚨喑啞發不出聲,和病痛苦苦斗爭已消耗了年事已高的我所有體力,可我還總想著,再看一下那幾個善良的孩子。

          那個笑起來很有感染力的護士小姑娘,估摸著三四十歲的年紀,穿著厚厚的防護服,正背對著我認真整理滿滿一推車的輸液袋,可惜我老眼昏花總看不清那防護服上的名字。護目鏡水汽朦朧著,隔著距離我也看不清那人的眼睛,只是隱約覺得那人的眉眼像是眼熟得很。

          我在哪里見過?我該見過的。

          一瞬間我的腦海里回閃過醫學院的點滴,回想起急診科的工作,回想起無數親切熟悉的醫院同事和前輩后生,可我竟一點也回憶不起來究竟她是誰。

          我只能緩緩地抬眼看著她測量體溫和掛水的熟練動作,聽著從密不透風的防護罩里傳來的殷殷關切。

          她終于湊近了,我突然開始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我終于看清了防護鏡后的眼睛,那飽含熱淚的,那滿是疲倦的,那沉靜又透亮的,我的眼睛——

          我從夢里驚醒過來。

          四周一片漆黑,此時金銀潭醫院的更衣室里沒開燈,我斜靠著柜子,微闔著眼看著桌上手機的屏幕一閃一閃著。

          才四十歲怎么就精力這么差,又不小心睡著了。我嘆了一口氣,使勁活動了一下酸痛的筋骨,扶著衣柜顫抖地站起身,突然猛得一陣天旋地轉又把我重重跌回冰冷的地上,長時間空腹高負荷工作把我的精力消耗殆盡,我眩暈無比,吃痛地揉著磕到的尾椎骨,仰頭抵著衣柜,看著空洞洞的天花板,剎那腦海里閃過無數細碎的片段。

          “肺部CT見雙肺多發的毛玻璃樣及浸潤影,核酸檢測陽性,確診為新冠肺炎?!?/span>

          “你什么破醫生???這病情為什么沒見好轉?啐!”

          “主任,口罩真的不夠了,防護服已經六小時沒脫下來了……”

          “你沒有醫德???是不是要像那個誰誰醫生一樣,被捅兩刀你們才會好好看病???”

          “兩天內,必須檢測完武漢所有疑似患者!”

          “天使阿姨,我不想死,我媽媽會傷心的……”

          “末梢血氧飽和度過低,快,快??!”

          急救室門口不停閃爍的紅燈,病床上汩汩流出止不住的鮮血,ICU里痛苦的呻吟和哭喊,緊攥白大褂跪下苦苦祈求的淚流滿面的家屬,手臂上被患者無意捏出或惡意推搡的層層淤青,臉上深深的防護罩勒痕,在數小時與死神搶人后累到在手術室席地沉沉睡去,痛經的同事在休息室里無助崩潰地大哭,逐漸見底又遲遲未到的醫療物資,鋪天蓋地的求助信息和醫患壓力,網上對一線人員的無端質疑和尖銳指責,反華勢力刻意的輿論導向和煽動國家分裂的丑惡嘴臉,滿目憔悴一夜白頭的會診專家,BSL-4實驗室里令人聞風喪膽又咬牙切齒的新型冠狀病毒……

          我像被抽去了生氣的枯木。

          我疲倦地癱坐在寂靜可怖的黑暗里,淚水麻木地從眼角淌下,然后又無聲地融入沾著血污的白大褂。

          我開始思考我為什么會來到這里,我明明不過是一介普通人,我也有血肉也知疲倦,有視我如珍寶的家人,我為什么要義無反顧地來到這片陌生的土壤,我用盡畢生本領都可能無法挽留這個生命,我的力量那么微薄,我的一點小愛能承受什么,又能改變什么?

          疫情動態每一個跳動的數字背后,都是一個辛酸的家庭和心驚肉跳的救治故事。我深知這場沒有硝煙卻滿是生死的戰斗,遠比它展露給外界看到的要殘酷地多,可我必須堅守,這是我的祖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壤,我必須和我千千萬萬的同胞們一起,支援武漢于水深火熱之中,讓世界聽到中國抗疫的聲音。哪怕我的力量再微不足道,哪怕我只能讓疫情縮短一分鐘。還有那么多人在生死邊緣掙扎等著我們,還有那么多外交同胞和海外華僑在世界平臺上捍衛中國的權力,我們都立過的醫學誓言,絕不能忘,絕不后悔,既然選擇學醫就是一輩子風雨兼程的事業,我憑什么放棄?

          手機還在黑暗里閃著熒熒的光,我大口呼吸著攙扶著墻壁緩緩站了起來,抖著手指劃開手機屏幕,信息一條條快速彈了出來。

          “務必要保護自己,家事無需掛念,有我?!?/span>

          “囡囡,那邊情況還好嗎,你累不累,挺得住嗎?你爸和我都很擔心你?!?/span>

          “姐,你平平安安地回來,你千萬平平安安回來?!?/span>

          “我看到新聞里醫療隊的合照了班長,你可千萬保護好自己??!”

          “媽媽,武漢的熱干面好吃嗎?”

          “致敬所有奮戰在一線的偉大人民!”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我們都等你回來?!?/span>

          我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涌出。

          在這場艱難的戰斗中,我們都在以凡人之軀負重前行。晝夜不停的白大褂、軍裝、警服、基建工人、環衛工人、物流運輸、物資生產……社會的微小齒輪們都在緩慢艱難地運行,但絕不會停下前進的腳步。

          全體醫療隊成員,一個也不能少。

          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于奉獻、大愛無疆,一點也不能少。

          我拂去白大褂沾上的塵土,深呼吸著快步走向大堂回到工作崗位。醫院本就是見證人間百態的地方,生老病痛的頑強掙扎、生死離別的悲痛慟哭、患難真情的相濡以沫、新生孩童充滿希望的啼哭、患者痊愈后由衷感激的眼睛、治愈數增加時我們發自內心的祝福和歡喜,人間的溫暖和希望也在這里一一演繹著。

          我要那個身體孱弱喊著不要讓媽媽傷心的小男孩活下去,我要我們——都活下去。

          我自然也欣喜那枝繁葉茂時的昌盛景象,但卻偏偏更愛看枯木,因為我總覺得它們蘊含著逢春的力量。

          如若春未來?那便創造春。

          于是看似沉寂了的大樹,又從那張牙舞爪席卷著的狂風下復蘇過來。武漢,這個英雄的城市扛過了76小時的封城抗疫記憶,沖破了暫停鍵的束縛,于2020年4月8日正式解封,重煥生機。

          于是看似枯了的枝,又哽著一口氣挨過了苦痛的江河,拼命攀向金色的彼岸。新冠肺炎患者,與命運殊死搏斗,緊緊攥住活著的機會,活下去,去看到未來更多光明。

          那些看似敗了的葉,都溫柔又堅決地掰碎了自己獻身于大地。白衣戰士,千萬扶危渡厄的逆行者,英勇無畏地誓死捍衛住人民的生命,而有些偉大的人們,就永遠地留在了那片深沉熱愛著的土地。

          那些看似停滯不前的根,都在土壤里積蓄萬物的力量,又再迸發出春天的希望撫育眾生。中國,集中力量堅決打贏抗疫阻擊戰,用強大的執行力在發展中為民生保駕護航,用中國之制彰顯中國之治,始終把人民生命和安全健康擺在第一位。

          我們向中國發出支援抗疫的聲音,中國向世界發出攜手抗疫的聲音。社會主義在中國煥發強大生機活力,搭建世界抗疫互助的橋梁,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穩定器和動力源,“全面加強國際合作”,“有效開展國際聯防聯控”,“凝聚起戰勝疫情的強大合力”,彰顯大國風貌,詮釋人類命運共同體。

          所以是枯木嗎?

          不是,是正發的人間盎然春意,是將發的萬物蓬勃生機。

          那些扎根廣袤大地的根,那些滋養土壤的葉,那些為抗疫事業獻身的逆行者,那些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崛起的人民——我們,都是拾柴的人,是燎原的星火,也是匯聚銀河的微光,是泱泱華夏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

          夢里那件防護服背后的名字突然開始千變萬化,是掛帥出征的鐘南山院士,是視死如歸的李蘭娟院士,是大義凜然的張定宇院長,是剛正不阿的張文宏主任,是為國捐軀的張靜靜醫生……是偉大的戰士,也是平凡的我們。

          是八十歲的醫生,四十歲的醫務人員,也是二十歲的學生。

          是你,是我,是過去現在或未來的,所有為醫學事業為人類健康奮斗終生的人們。

          我們并未將醫學生誓言掛在嘴邊,卻永遠銘記于心。

          我們時刻都愿意并準備著成為英雄。

          進全民健康,于無疆。

           

          二等獎 《曙光》2017級 林婧輝

          窗外樹影匆匆后退,車玻璃窗上映出我的模樣,我突然覺得這面孔有些陌生——或許是戴了口罩的緣故吧,我隨意地想,心緒飄忽得無處安放。臨行時父母的目光又浮現在眼前——盛滿不舍與愛,我怎會讀不懂。雙親故作從容卻仍是哽咽著開口:“好好保重,平安回來?!弊蛞鼓赣H將親手縫制的平安袋以項鏈串之囑我戴好。近三十年,我還未曾好好報答父母恩,此番前往前線,不知能否平安歸來,更不敢想歸期何期……我鼻子一酸,陡然落下淚來,又急匆匆地拭去,父親曾告誡我:黨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是最能體現人生價值的地方。更何況一同前行的“戰友們”一定也充滿不舍,我不能再喚起他們的情緒。眼前掠過的建筑由熟悉漸漸變得陌生……這熟悉的陌生感一如剛來到這座城市時。

          彼時正是青澀稚嫩的大學新生,歷經寒窗數年終于成為醫學生。還記得報到那天正是明媚的好天氣,我充滿期待地想著:接下來的五年會是如何度過?隨即迫不及待地開啟了大學生涯。在希波克拉底塑像前鄭重地許下醫學生誓言的場景恍如昨天:“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當我步入神圣醫學學府的時刻,謹莊嚴宣誓:我志愿獻身醫學,……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為祖國醫藥衛生事業的發展和人類身心健康奮斗終生?!钡谝淮螌W習人體解剖之奧妙,只覺精妙人體暗藏玄機;第一個期末月,焦躁不安以至于睡夢中也會被未掌握的知識點驚醒。湖畔的微風聽過我的朗讀聲,操場的跑道記錄著我堅持的步伐;夜晚風中的桂花香曾芬芳過我的衣襟,走廊盡頭的圓月曾捎去我的思念……隨后的研究生生活似乎沒有想象中枯燥,但也有為屢屢失敗的實驗撓頭冥想的時候,對著長篇文獻欲哭無淚的時候,彼時覺得苦不堪言,如今想來都是不再重現的珍貴時刻。我閉上眼,微嘆,青澀的學生時代呵。那些忽近忽遠的時光,那些在我的成長歷程中不斷后退又匆匆且鄭重閃現的平靜溫柔又驚艷的時光,終歸是不復返。

          “咳咳……”車上傳來的咳嗽聲將我的思緒喚回,特殊時期的咳嗽聲如驚雷般引人注意,原來是同事喝水時不慎嗆到。手機的呼吸燈閃爍著,是母親的消息。我不忍細看,生怕再勾起方才的情緒,猶豫再三還是小心點開:“寶寶到哪兒了?”每一次與父母分別,途中總會收到這樣的關切,既往習以為常,而今發覺,原來不論多大,我一直是媽媽眼中的小孩。

          隨后在飛機上閉眼小憩,想象著即將抵達的城市會是如何光景。抵達后只覺得城市空蕩超常,原本應當是熱鬧繁華的街市為冷清所充填。稍作安頓后便與當地的同行做了交接工作,隨后開始了忙碌。我穿上防護服,戴著口罩,笨重得像只熊。防護服上寫著我的姓名,胸口藏著平安袋,心下有些忐忑,但不知為何,進入病房的那一刻,突然就平靜下來?;颊吆芏?,病房里無空床,卻意外地有些安靜。他們中有閉目養神者,有倚床頭看書者,亦有側目者。彼此都戴著口罩,只有眼神的霎時交匯。我們本不相識,亦無交集??墒沁@一次,突然生出千絲萬縷的聯系,腦海里突然浮現“無數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與我有關”。

          日子一天天流轉,原本的陌生漸漸被熟悉所取代,我雖向來寡言,但交流也漸漸多了起來。6床的爺爺有時會給大家講故事,8床的小姑娘很是可愛,走近總會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9床的阿姨神態舉止有些像我的小姨,每次見到我都很開心地笑,有時讓我恍惚。不能按時下班的日子我已習以為常,某日下班發覺最提神的味道竟是小雞燉蘑菇口味的泡面,想起好友曾時常調侃我“瞧你那點出息,這就能滿足”。只是超市其他口味的泡面常常售罄,唯有此種口味孤身等我,也算是互不辜負。有時夜里值班,8床的小姑娘會掏出一把糖遞給我,我不好意思收下,但拒絕無果,遂細心收好。和患者的距離越來越近,我想,我們更像朋友、戰友,朝著相同的目標并肩作戰。我們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同一時間相逢,我們一同經過世間萬物的經過。也許是熟悉了的緣故,病房里仿佛有種無聲的熱鬧,雖有人員更替,但不曾改變信任與團結綿密織就的和諧。

          但形勢依然十分嚴峻,身邊有同事先后中招,確診人數仍在與日俱增。每日鬧鐘響起,我便立刻從床上驚起,迅速穿衣洗漱,奔赴戰場。每天穿防護服就像是變身程序,只要身著這一身鎧甲,我就擁有無窮的力量和勇氣作戰,是擁有金剛不壞之身、能量無窮的戰士,是連腳踝也浸泡過了的阿喀琉斯。每一日都像在夢里用盡全力奔跑,我知會有曙光,但不知何時。仍是要從忙碌中擠出空隙,以赤忱的熱淚填之,摒棄軟弱、摒棄后退的念頭。

          同病毒的斗爭中取得了勝利的患者出院時總會用不同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感謝,有時是夾雜著方言的致謝,有時是鞠躬,有時是握手,有時是情深意切的書信。不論哪一種方式,在我眼中都是最飽滿的感謝,也是對這些日子勤勉奮斗的肯定。合影留念時我總會在口罩后綻放最燦爛的笑容。不曾用言語表達的“愿你從此平安健康,歲歲歡愉”都融入最真切的笑容里。病情的蔓延似乎有所減弱,康復的患者越來越多,新添患者越來越少。我想,大抵是曙光將至。

          某天,12床的年邁奶奶病情突然加重,隨后的日子即便把每一道救治程序都盡力完成,卻只能看著奶奶的痛苦一天天加重。在奶奶彌留的最后一天上午,我發覺她的手臂已如枯柴般消瘦。想起和病毒斗爭的這些日子,我看見的最多的是康復,便天真地以為一定能保護好每一位患者??粗棠虧u漸無力睜開雙眼同我們說話,我強忍淚意,明知不可能卻仍祈禱病情有轉機。雖然已見慣生死,可我始終看不淡生死?!?2床的奶奶逝世了”,我從同事口中得知這個消息時眼淚如同決堤,濕了口罩。我說不清為什么如此失控,也許是親切感和熟悉感讓我萌生依戀,也許是未能保護好患者的自責,也許是遠離家的思念,也許是同病毒的斗爭尚未獲全勝……全都在這一刻涌上心頭。我站在醫院走廊的盡頭,從窗口向外眺望,櫻花一簇簇開得正盛,仿如慰我。

          天氣漸暖,春的氣息越來越濃。出院的患者越來越多,床位漸漸空了出來?;丶业娜兆臃路鹨沧兘?。

          夜里我望著月亮出神,想著和家鄉的月光應無二致。不禁感慨此乃人生幸事——萬里共清輝。風起,吹動窗外的樹枝紛繁作響,家中門窗邊的風鈴聲應當也如往日般清脆。我懷揣著竭盡所能發光發熱的信仰來到這個原本陌生的城市。這本是每一張面孔、每一處景色都陌生的地方,卻因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漸漸熟悉起來。我相信日復一日的沉淀積求成帙,終將成為生命的獨特刻印。知時光從不曾停留,更知踐行當初的誓言不應退縮、不應等待、不應有遺憾;感慨時光流轉,生命中的事物來了又還,唯當初一字一句許下誓言的聲音不曾遠去。

          曙光終是燦燦而至,春紅亦燦燦。

           

          二等獎 《家·城·情》2017級 楊可鑫

          起初,只不過是幾次咳嗽,幾場發熱,沒有人會將這些不起眼的小事與洪水猛獸般的病毒聯系起來,直到這場與每個人的生死息息相關的新型冠狀病毒戰役打響,人們才開始意識到它的來勢兇猛。但同時,這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也是一面鏡子,折射出了社會百態,而置身其中的我,也從這面鏡子里看到了疫情背后的一面。

          今天晚餐的氛圍有些低沉,父母接到通知,作為醫務人員需要前往基層支援,一戶人家需至少有一人報名。父母為誰去這場未知的“戰場”而爭論不休,這個病毒的威力已經不可小覷,各大社交網絡和電視新聞上的確診、疑似、死亡病例的日趨增多更讓我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父親一言:“我從醫更久,應該我去?!蹦赣H一語:“我是護士,更有護理經驗,應該我去?!蔽易谀莾?,看著爭執不下的父母,心里五味雜陳。為什么我不是醫生呢?為什么我沒辦法為疫情做一點貢獻呢?難道我就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替父母一起分擔責任嗎?父母爭論得紅了眼眶,餐桌一時間安靜了,這是一場沒辦法得出結論卻必須做出決定的爭吵,此刻的我多渴望能像木蘭一樣替父從軍,讓更加年輕力強的我去承擔這份風險,但我卻只能束手無策地坐在那。無力和自責涌上了我的心頭,像一個沉悶的繭將我包裹得密不透風。最終的結果以有護理經驗的母親勝出,母親為自己能夠參與抗疫而開心,而我們只能在家里為她擔心。雖然心里難過,但我還是認真地替母親填好了報名表,等待最終結果的公布。母親似乎看出了我的擔憂,在睡前來到我的房間,她拉著我的手,用一貫溫柔的聲音和我說:“別害怕,白大褂是我的守護符,我會平安歸來。你以后也會是一位醫生,當你的患者需要你的時候,你就該上前去,守護他們?!蔽业拖骂^,掩蓋住眼中的淚光,母親的話給了我力量。是啊,這時候我們就應該做好她身后最堅強的后盾。我平靜了一會,抬頭看著媽媽的眼睛,堅定地和母親說:“我會照顧好爸爸和妹妹,媽媽您就放心地往前沖吧,注意保護好自己,我們愛你?!蔽覀冇靡粋€擁抱結束了這場談話,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們也不再因這個事情而沉悶。作為醫學生,我在網上搜集了各類材料,整理好給媽媽看,讓母親可以更好保護自己。雖然媽媽最后因為年齡原因而落選,她倍感遺憾,但卻讓作為醫學生的我看到了醫護工作者一往無前、獻身使命的寶貴品質。從一個小家中,我學到了責任與擔當。

          偶然的一個機會,我得知我們所在的片區急需社區醫院志愿者,在和父母商量一番過后,我決定報名參加,作為醫學生的我終于能為抗疫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興奮之余還有是否能順利完成工作的擔憂。我的工作是導診,并引導群眾不要聚眾聊天和就診。因為衛生院的就診人員多是老人,一開始我擔心每個人間隔1米以上排隊規定可能無法很好實施,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老人們都非常配合,自覺地站開來。偶爾遇上不理解規定的病人,周圍人都會耐心勸導他要特殊時期,特殊對待,我的工作很快便順利了起來。

          在這次志愿活動中,我遇到過打疫苗的小朋友,突發闌尾炎手足無措的中年人,還有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的老年人。醫院像個不停擺的港口,解決著大家的各種病痛,而我作為醫學生,也可以用自己掌握的一些知識解決一些小問題,這讓我感受到了自己獨有的價值。我曾問過醫院里派去為疑似病例做咽拭子檢測的醫生,特殊時期的這份高危工作,您害怕嗎?他護目鏡后沉著的眼睛里閃著不一樣的光芒,用堅定的語氣回答道:“這有什么的,還有多少醫生在做更危險的事情呢!這是我的職責罷了?!蔽⑽⑦碾p手透露了他些許的緊張?;鶎俞t院的醫生們沒有退縮,而是站在了抗疫的一線,用心守護著每一位群眾,作為醫學生的我也不該畏懼,做好自己分內的志愿服務工作,幫助衛生院更好開展工作,便是我的使命。

          回家的路上,看著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只有三三兩兩的行人,看著原本車水馬龍的跨江大橋上一路暢通無阻,看著原本大排長龍的店鋪門可羅雀,這座城市仿佛被按下了暫停鍵。但橘黃色的路燈依舊照亮歸途,醫生依舊守護著患者,警察依舊守護著群眾,環衛工人們依舊守護著城市的整潔,一切似乎也在播放,只不過放慢了速度。從基層醫院中,我感受到了醫學的神圣與價值。

          從疫情開始到現在,網絡上也出現了許許多多歌頌醫師的文章,但是只有真正走出象牙塔,走到基層,走到醫生們中去,才能理解到他們的辛苦和付出。當我們步入醫學圣殿,我們便被賦予了獨特而神圣的使命?;蛟S我們不能像李時珍一樣撰寫出《本草綱目》,不能像南丁格爾一樣為護理事業做出舉世矚目的貢獻,但我們可以牢記希波克拉底誓言,在自己的時代,閃耀著屬于自己的光芒。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越危難的時刻,才越能考驗人們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才能激發出星火燎原般的熱情。盡管作為一個口腔醫學生,未來的我有可能無法如各位前輩那樣獨當一面,但我也必將盡己之力,為祖國醫療衛生事業的進一步發展貢獻出屬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曾經有個詞叫做“遙遠的哭聲”,它的意思是,這個世界紛紛擾擾,有人只顧眼前,但有人可以透過重重干擾,感受到世界上來自遠方那微弱的、迫切的、求救般的呼喊。我想,這就是醫學生的使命,作為青年學生,或許我們無法為這個世界的進步有直接的推進,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們甘愿做那一點星光,點亮遙遠城市里微弱的希望;我們愿意靜下心,一步步的用自己的努力,去接近那遙遠的哭聲,告訴他們,莫愁遠路,靜盼朝云,這個世界萬般殘酷,但總有人愿意為你治愈病痛,予你希望。不僅僅是我們在幫助他人,我們也經由這個過程也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世界和我們都將因此變得更好,而這便是我們投身于醫療衛生事業最大的回報。愿同心協力,還與清澈人間,我有浮生一瞥,輕輕看。(供稿:學工辦)

           


          中国福利彩票